More Website Templates at www.lengmenw.com

把新疆的大闸蟹卖到上海滩去


  2002年,新疆阿拉尔市胜利水库灌区下游的居民海利立·艾维力,发现水渠里经常爬出一种奇怪的大蜘蛛,这种蜘蛛不但在水里生活,在陆地上也能快速爬行。


  海利立·艾维力:“没见过它织网,它不会织网,它只会爬,东南西北都可以走,它一出来两个眼睛都瞪出来了,两边还有两个夹子,害怕这个东西。”


  这种大蜘蛛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?因为这种蜘蛛只在水渠附近发现,说不定和和上游的胜利水库有关,海利立·艾维力就赶紧向胜利水库的主管单位塔里木水利管理处反映,这倒让一个叫司志文的人来了精神。


  司志文是塔里木水利管理处处长,管理处所辖的胜利水库地处塔里木河上游,水质清澈天然浮游生物丰富。看到内地的螃蟹价格比较高,司志文决定在这个不产螃蟹的地方养殖螃蟹。



  从2001年开始,管理处向胜利水库投放了多批从长江地区引进的中华绒螯蟹,可是一年时间过去了,不但没捞到一只螃蟹,就连螃蟹的尸体也没见着。


  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塔里木水利管理处司志文处长:“把这个螃蟹放下去,放进去那么多,怎么回捕回来,怎么把它抓回来,不知道怎么抓。”


  阿拉尔市从来没人养过螃蟹,市场上也没有螃蟹卖,有些农民别说吃,甚至螃蟹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,养殖螃蟹就更是一窍不通了。



  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塔里木水利管理处胜利水库养殖场易正健场长:“总觉得它和鱼一样,就是想捞,今天你要要,我们就把它捞起来,你不要我们放到明年,没想到这个螃蟹到了第二年怎么就没了?”


  这么大的水面靠撒网捞蟹,结果是可向而知。虽然多次往水库里投放蟹苗,但结果都是见不着螃蟹的踪影。


  就在司志文感到养殖螃蟹此路不通的时候,海利立·艾维力关于大蜘蛛的反映后,让司志文马上联想到他放养的螃蟹,事实真的印证了他的判断。既然在下游发现螃蟹,说明放养的螃蟹活了下来,可为什么捕捞不上来,螃蟹又怎么逃跑到下游去的呢?司志文决定引进会养殖的人来带动螃蟹产业的发展。


  2003年,司志文通过招商引资与天津一位繁育蟹苗的养殖户合作。


  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塔里木水利管理处胜利水库养殖场易正健场长:“全部的希望都压在他身上了,等于说是在他来到这儿三年当中,我们所有的都是听他,他说咋弄,我们就咋弄。”


  天津养殖户在水库的出入口设置拦网,防止螃蟹逃跑,更让当地人大开眼界的是,在这个10万亩的水库里捕鱼和捞螃蟹完全不同,天津人不用渔网,而是一种叫地龙的东西。


  记者:“下笼子还有技术吗?”


  技术员:“这个绝对有技术。”


  记者:“怎么有技术?”


  技术员:“这个你也得分这个地形了,对不对,螃蟹它有规律的,一到这个季节,螃蟹不是都洄游吗,它都上一个地方去。”



  记者:“向什么方向游?”


  技术员:“都上这个东边这个方向。”


  秋季螃蟹成熟后,喜欢往有阳光且水比较浅的地方跑,每天傍晚,养殖人员就在这些地方下地笼子,第二天早上再来取螃蟹,因为解决了大水面如何捕捞的问题,2004年,他们捕捞了300多吨大闸蟹。这让养殖场的职工很兴奋,大家都盘算着把前两年亏的本扳回来,然而,螃蟹的销售并不像他们想像中的那么顺利。


  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塔里木水利管理处胜利水库养殖场易正健场长:“螃蟹多了,多了有啥用,卖不出钱来嘛,将近400吨螃蟹往哪儿销呀?我们根本没有销售渠道。”


  原来,天津那位养殖户是专门繁殖蟹苗的,没有商品蟹的销售渠道,当年的螃蟹卖了一半扔了一半,天津人也就此撤了摊子,直到两年后黄兆华的出现,胜利水库养殖螃蟹的事才有了转机。


  黄兆华是山东人,曾在山东微山湖养殖多年的大闸蟹,2006年,胜利水库出水面,黄兆华负责管理经营,所得利润按2:8的比例分成。黄兆华从山东带来了十几个技术人员,首先更换了螃蟹的品种。


  黄兆华养殖户:“它的这个水的这个肥度,包括它的水温来讲,这个是适合养辽蟹,对长江蟹来说不太适应,为什么,这个辽蟹它成熟的早一点,能早上市,比口里的蟹要大概早上市半个月上,这刚好是个缺口。”


  与天津养殖户不同的是,黄兆华既有养殖技术,还有自己的客户,虽然黄兆华的销售渠道都在内地,不免增加了运输成本,但他更看中这里的螃蟹能够提早半个月上市,每公斤的价格就能提高5元,这部分的利润足以抵消运输的成本,况且这里养殖螃蟹不用喂饲料,不但养殖成本低,而且品质也会提高。



  根据螃蟹爱逃跑的生活习性,黄兆华在水库的出入口设置两层特制的防逃网。


  技术员孙玉亮:“原先投螃蟹的时候没有塑料膜,我们来了才做这种拦网,我们设计的,一开始没有这个塑料膜,螃蟹一放水就跑掉了,我们有这个塑料薄膜呀,放在水里,它就自然开了,螃蟹过不来了,这个滑得很。”


  一切按黄兆华的预想发展,这一年,虽然不喂饲料,捕捞时,大闸蟹单个重量达200克的就占到了总数的70%。


  孙玉亮:“大的多得很,有500克,600克的,这300多克,400多克的有的是,现在出得少了,一开始出的多一点,现在出,一天能出个一两百公斤。”


  记者:“最多的时候?”


  孙玉亮:“最多的时候一天出个六七百,七八百,最多的时候出个七八百公斤。”


  2006年,胜利水库的200吨螃蟹,通过黄兆华原有的销售渠道顺利销售了出去。


  黄兆华养殖户:“在口里蟹上不来的时候,我们这里老早的把它上了,那时候销路特别好,2006年大概这个地方住了十个客户。”


  胜利水库出产大闸蟹的消息,引起了乌鲁木齐大闸蟹经销商李阿亮的注意。


  经销商李阿亮:“天山雪蟹看这个背吧,壳,壳的颜色有点发青,这个阳澄湖蟹壳有点发黄。”



  记者:“这个是阳澄湖蟹。”


  经销商李阿亮:“明显的不一样,发黄了,对不对,是吧,明显的不一样明显可以看出来,完了以后你看肚皮,白白的,阳澄湖的蟹稍微有点锈斑吗,稍微有点黄颜色。”


  李阿亮在乌鲁木齐北园春水产市场做了十年大闸蟹生意,一直从上海进货,听说黄兆华在胜利水库养殖大闸蟹,他连夜赶了过来,看了黄兆华的螃蟹后,当即给他上海的合作伙伴打了一个电话。


  经销商李阿亮:“我说现在新疆有螃蟹了,卖给你上海,他想都不敢想这样的事情。”


  因为这里的螃蟹刚好和江苏大闸蟹的上市时间错开,不仅能多卖半个月的螃蟹,而且价钱好。这与当初黄兆华对市场的判断不谋而合。2007年,李阿亮开始把新疆的螃蟹销往上海,并通过上海的合作伙伴卖到了香港。


  凭借着外力,胜利水库解决了养殖技术和销售问题,这里的人也开始跟着养起了螃蟹,2008年10月5日,塔里木灌区水利管理处胜利水库和上游水库养殖的600万只螃蟹销售一空,创造产值300多万元。


 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News Archive

2017-03-24.. 青岛:两节将至促使海货价格猛涨

青岛早报消息 明天是中秋节,国庆节也马上就要到了,海鲜借着节日的“东风”身价倍涨。昨日记者在南山、小港等岛城各大水产批发市场看到,30元至50元之间的中高档海捕鱼成为畅 [...]

2017-03-24.. 田鱼-稻田里养出值钱的鱼

这里是浙江省青田县新彭村,田里的稻子才刚刚抽穗,这时的稻子还正是需要水的时候,但是田的主人却在中间掏了一条小泥沟,往出排水,还有一些人正在田里摸着什么。 原来临时把 [...]

2017-03-24.. 中山激活水产品流通加工 叩开市场大门

图为工作人员将虾进行分包打冰 中山破解水产品“卖难”问题 南方农村报消息(记者曾进 通讯员梁锦秋)近日,记者从中山市海洋与渔业局获悉,该市通过扩大流通加工规模,培育一批 [...]

2018-12-06.. 青海湖裸鲤救护中心杨建新副主任一行到珠江所调研

12月4日,青海湖裸鲤救护中心副主任杨建新一行7人到珠江所调研江河湖泊仔稚鱼监测工作。珠江所党委书记张明富以及办公室、渔业资源生态研究室等相关部门人员参加了座谈交流。 [...]

2017-03-24.. 洋记佬:最平民的海鲜大佬

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,就在自己常去的菜市场里面,总有一些个被自己忽略的“大佬”。他们在这个市场里翻云覆雨,一直经历着让人崇拜的事业,甚至有让人瞠目的传奇。他们就是 [...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