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 Website Templates at www.lengmenw.com

生态养鱼卖出高价钱


  “加把劲呀嘿,往上提呀嗨,去打鱼呀嗨!”


  “哎呀那个多呀”


  “哎呀呵那个多”


  在重庆市长寿区长寿湖,像这种热闹的场面,从每年的3月初到10月底几乎天天都有,每次的捕鱼量都在上万公斤。这些鱼将在半天之内运往80公里外的重庆市区,重庆人餐桌上1/3的鱼来自这里。


  记者:“跳的最高的鱼是什么鱼啊?”


  程文:“白鲢,白鲢跳最高。”


  记者:“这是什么鱼呀?”


  程文:“这就是长寿湖的翘壳鱼。”


  记者:“为什么叫翘壳鱼?”


  程文:“因为它的嘴是往上翘的。”


  记者:“最贵的是什么鱼?”


  程文:“就是长寿湖的翘壳鱼最贵。”


  记者:“现在卖多少钱一斤?”


  程文:“30块钱,30元左右。”


  2004年开始,程文成了整个长寿湖10万亩渔场的主人。如今,他的鱼平均每公斤能卖到10元左右,捕鱼季节一天的销售额就能达到10万元。然而,2004年以前,这里的鱼一斤一块钱都没人要。


  长寿湖是西南最大的人工湖,2004年前,长寿湖上有108家个体养鱼户,人称长寿湖一百单八将。他们都是用传统的网栏和网箱进行养殖。为了追求产量,养殖户给湖里投放大量的鸡粪和化肥,久而久之,水质严重污染,鱼肉也渐渐变味。


  唐红兵:“肚子剖开过后,它的那个肠子全部都是黑的,108家经营户他就在市场上互相抬价,互相诋毁,我亲眼看见,最低的时候就是一斤鱼卖八毛钱一斤。”


  长寿区电视台记者:“造成长寿湖水质的非常恶化。就是人还没有走进长寿湖边的时候,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腥味。”


  一时间,长寿湖的鱼成了众多媒体竞相报道和追逐的焦点,鱼价也一落千丈。程文当时经营8000亩鱼塘,面对此情此景也苦不堪言。


  程文:“当时我们也一样投肥料,养出来的鱼也是一样的,00:33:49鱼就死了特别多。当时特别伤感。”


  长寿湖的污染问题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,政府严令养殖户改变养殖方法,拆除所有网栏网箱还长寿湖天蓝水清。


  政府领导:“到2003年的时候,这个,我们区政府下决心,对长寿湖的水质进行整治,取缔网栏养鱼或网箱养鱼。”


  政府加大了整治力度,养殖户们纷纷拆除了自己的网栏网箱,但对于未来如何在长寿湖养鱼,谁也没有答案。


  就在众多养殖户做着各种猜度的时候,程文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。2003年8月的一天上午,程文突然来到主管长寿湖渔业的联合公司,向当时的负责人吴实有提出承包长寿湖10万亩鱼塘的想法。


  吴实有:“最先找到我谈长寿湖的整体生态养鱼承包问题,我们感到很惊讶。”


  程文:“不相信我们,说我们没有这个实力,没有这个能力。”


  对方并没有直接拒绝程文的要求,而是向他抛出了三道难题:其一,承包者必须保证生态养鱼;其二,承包者要拿出1000万元,补偿养殖户拆除网栏网箱的损失,第三,一次性交付4年的承包费用1200万。


  吴实有:“提出的三个要求,其实每一个方面都很困难,因为这牵涉到很多人的切身利益。”


  对程文来说,最大的困难是资金不足。他虽然已经养了10多年鱼,但总资产也不足400百万,那么,这两千万的巨大缺口找谁去弥补呢?


  程文想,网箱虽然拆除了,但大部分养殖户继续养鱼的愿望并没有变,如果有人牵头,大家联合起来去承包应该不成问题。


  抱着这种想法,他首先联系当时威望最高、养鱼面积最大的养殖户唐志伦。


  程文:“当时我给他打了个电话,结果一打电话是贵州的,我说你坐飞机能不能回来,我说我们商量一个事情,挺急的。”


  唐志伦:“他说我们联合起来,我说我考虑一下。”


  程文:“我说你不同意我就跟其他几个大的养殖户一起搞。”


  唐志伦:“我反复考虑过后,我觉得这个倡议和这个建议是很好的。”


  共同的利益使两个大户走到一起,唐志伦拿出了200万元资金。程文要联合大伙承包鱼塘的消息一传出整个长寿湖风生水起。因为怕错过机会很快50多家养殖户主动找到程文要求合伙。一个月内程文共联合了53家养殖户,筹集资金3000多万元。


  股东2:“我没有这么大的能力,所以加入这个,原来承包的这个股金加入他这个公司,作为一个股东。”


  2003年9月,程文与主管单位签订了承包协议,成立了由53位股东组成的养殖公司,程文投入了300万元,因为投入资金最多就成为公司的董事长,也就成了长寿湖水域的新主人。


  程文入主长寿湖渔场以后,首先严格禁止往湖里投放化肥鸡粪以及任何肥料,接着就在捕鱼时间上大做文章。2004年2月,程文作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,将原来捕鱼时间从10月到下年3月改为每年的4到11月份。


  程文这样做是为了适应市场的需要,重庆鱼市对湖南湖北依赖性很强,但由于夏天天热,从湖南湖北往重庆长途运鱼非常困难,每年夏天重庆鱼市都有很大缺口。程文改变捕鱼季节就是为了打个时间差,占领夏季的重庆市场。


  程文:“因为他夏天运不过来,他运不过来的情况下,物以希为贵,那个市场价格市场都起来了,我们的价格卖的特别好。”


  通过这种办法,长寿湖的鱼具备了填补夏天重庆市场的条件,然而,由于从前的坏名声,卖鱼时依然要面对人们怀疑的目光。程文意识到,最重要的是要尽早给自己的鱼正名。


  2005年2月,不少人发现,长寿一家报纸上连续半个月刊登了一则悬赏十万元的公告。


  报社记者:“在我们报纸上发布公告,要求社会和群众对他们进行监督,如果发现向湖中投肥投粪者,他们奖励十万元。”


  公告是程文发布的。但悬赏十万元的事件最后还是无果而终。为了让消费者相信自己养鱼已经不再使用化肥鸡粪,程文不仅悬赏公告,而且召开新闻发布会,邀请新闻记者及社会各界人士,让人们亲眼看看长寿湖和长寿湖的鱼。


  电视台记者:“因为作为一个渔民要开新闻发布会,介绍长寿湖鱼的质量,我感到非常惊奇。”


  程文:“要证明我们的产品,现在经过了生态养殖之后,没有下有机肥料,没有下鸡粪,还有化肥,氮肥之类的。所以我们让大家明白,我们是生态鱼是这样的。”


  新闻发布会吸引了重庆的众多新闻记者,重庆的各大媒体竞相报道了长寿湖的变化,长寿湖继污染问题之后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长寿湖鱼乘势大量推向市场。


  长寿湖的鱼少了污染多了顾客,程文更加意识到,养鱼要讲良心,卖鱼也不能糊弄人。


  2005年5月的一天,程文装满一整车鱼准备批发给重庆市一个叫李华儿的水产批发商,没想到因为天气炎热,到了市场突然发现车上的鱼已经变味。


  程文:“我们宁可拉回去,也不能坑害朋友,更不能坑害市场,坑害老百姓,消费者,当时我们就拉回去了,损失了,当时大概有6万多元钱,一车鱼吗,将近6万多元钱。”


  虽然会损失了6万元,但程文还是把所有的鱼拉回去悄悄地倒掉,第二天他采取了降温以及输氧措施,又拉了一车鱼找到了李华儿。


  程文:“我又拉了一车鱼给他,我说李总,这个鱼你卖了再给我钱,这个没关系,价格多少钱你自己定吧。”


  李华儿:“他这个人呢,比较信得过,太耿直了,觉得他把鱼拉到这儿交给我,交给我,我照我的最高的价格销了过后,再把钱交给他,有合作的余地,他也有货源,我们就长期给他代理销售。”


  后来李华儿成了程文最大的客户,长寿湖2/3的鱼都是通过他销往西南地区。


  这里是重庆市盘溪水产批发市场,每晚9点,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鱼商开始在这里交易。2007年10月18日晚,记者现场看到程文的一车鱼不一会功夫就被抢购一空。


  男3:“你看马上就完了,长寿湖的只有20分钟就完了。”


  程文的这车鱼平均每公斤卖到了10元左右,特别是翘克鱼居然能卖到60元以上。


  长寿湖的鱼在重庆市场上已经畅通无阻,而此时,主人程文又有了让自己的鱼更加赚钱的新打算。


  程文:“只有从深加工,我想了很久,只有从深加工方面,从鱼面,首先从鱼面开始着手。”


  长寿湖有一种叫“鱼面”的传统小吃,程文受此启发,萌生了开发鱼面的念头。


  他请来当地鱼面作得最好的师傅,用鱼肉和面粉按7:3的比例拌在一起作鱼面。经过上百次的试验,2005年底,一种和传统鱼面口味一样的干制鱼面研制成功。


  做面师傅:“这个产品出来以后,我就把,我很高兴,基本上叫欣喜若狂。我就拿到办公室和程总一起,我煮两种,一种是我们干燥后的鱼面,一种是新鲜的鱼面,我就问他,这个你感觉谁是我们的产品?”


  程文:“他说你尝一下,他说程总你能吃出来吗?当时我尝了一下,我确实没吃出来,这说明就成功了。”


  2006年,程文的鱼面正式打入重庆的超市,鱼面加工每年能转化700吨鲜鱼。2007年1-10月,程文共销售鲜鱼3000多吨,鱼和鱼面的销售收入达到4000万元。


  程文利用他的鱼和鱼面开起了饭店,并从天蓝水清的长寿湖扩展到了霓虹闪烁的重庆市区。


 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News Archive

2018-12-06.. 青海湖裸鲤救护中心杨建新副主任一行到珠江所调研

12月4日,青海湖裸鲤救护中心副主任杨建新一行7人到珠江所调研江河湖泊仔稚鱼监测工作。珠江所党委书记张明富以及办公室、渔业资源生态研究室等相关部门人员参加了座谈交流。 [...]

2017-03-24.. 洋记佬:最平民的海鲜大佬

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,就在自己常去的菜市场里面,总有一些个被自己忽略的“大佬”。他们在这个市场里翻云覆雨,一直经历着让人崇拜的事业,甚至有让人瞠目的传奇。他们就是 [...]

2017-03-24.. 田鱼-稻田里养出值钱的鱼

这里是浙江省青田县新彭村,田里的稻子才刚刚抽穗,这时的稻子还正是需要水的时候,但是田的主人却在中间掏了一条小泥沟,往出排水,还有一些人正在田里摸着什么。 原来临时把 [...]

2017-03-24.. 青岛:两节将至促使海货价格猛涨

青岛早报消息 明天是中秋节,国庆节也马上就要到了,海鲜借着节日的“东风”身价倍涨。昨日记者在南山、小港等岛城各大水产批发市场看到,30元至50元之间的中高档海捕鱼成为畅 [...]

2017-03-24.. 中山激活水产品流通加工 叩开市场大门

图为工作人员将虾进行分包打冰 中山破解水产品“卖难”问题 南方农村报消息(记者曾进 通讯员梁锦秋)近日,记者从中山市海洋与渔业局获悉,该市通过扩大流通加工规模,培育一批 [...]